星期日, 七月 17th, 2016

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主席拿督黄日昇: 得天独厚占先机 大马木材工业向全球出发!

天然资源是上天赋予马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西亚人民最珍贵的礼物,它们包括丰富的石油储量、铁、金、钨、铝和锰等。此外,马来西亚国土面积达32.855 万平方公里,地处热带,终年炎热多雨,这样的气候环境造就了马来西亚成为东盟乃至全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之一,也为马来西亚木材工业的长足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

凭着这一个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马来西亚的木材工业蓬勃发展。根据 2013 年的数据显示,木材工业占马来西亚国内上产总值(GDP)4%,是国内经济的重要支柱。马来西亚木材产品(包括木制家具)在 2015 年出口额达到 221.4 亿令吉,比 2014 年的 205 亿令吉增长了 8%。马来西亚更在全球家具出口国中名列第 8,所生产的家具出口至全球 160 个国家。

根据大马木材工业政策(NATIF)设下的目标,马来西亚要力争在2020 年达到530 亿令吉的木材及木材产品出口额,其中家具出口要占 160 亿令吉。屈指一算,大马木材工业要在 5 年内实现如此大幅度的增长 , 挑战艰巨。

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中国一直是马来西亚木材工业界为“觊觎”已久的“香饽饽”。如今,马来西亚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兼为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重要一员,马来西亚要如何在木材工业要如何更上一层楼,发挥最大的优势,中国市场成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

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是本地木材工业“走出去”的重要推手。它创立于 1992 年,是一家官联公司,隶属马来西亚种植及原产部,主要负责推广马来西亚木材工业的行销工作,为国内业者搭桥铺路,走向国际。

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主席拿督黄日昇向《中国东盟商界》记者表示,虽然马来西亚拥有丰富的木材资源和成熟的木材加工技术,但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马来西亚木材工业唯有积极走出国门,开拓外国市场,才能增加木材工业的出口额。虽然前路困难重重,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仍然对马来西亚木材工业冲出国门,抱有信心。

黄日昇认为:中国市场扮演着极为关键的角色。本地企业可以考虑和中国商家建立精明伙伴关系,从而进军神州市场,开拓马中合作的无限商机。

扩大市场出口额 中国成关键

目前,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在全球设有三个区域的办公室,包括迪拜、伦敦、广州。为了加大木材工业的出口额,马来西亚当局一直想方设法渗入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从中分得一杯羹。

根据大马木材工业局(MTIB)统计,大马的木材及木制品出口到中国的主要是锯材(3.7 亿令吉)、原木(1.2 亿令吉)、刨花板 (1.1 亿令吉 ) 和胶合板(0.7 亿令吉)。至于马来西亚对中国的家具出口额,则从2014年的1亿370万令吉上升至2015年的1亿 4440 万令吉,取得 39.2% 的强劲成长。而中国在马来西亚家具出口的经济体排行榜名次,也从原有的第 14 名一跃至第 10 名的位置。虽然如此,这个数据与马来西亚去年高达 91 亿 4 千万令吉的家具出口额相比,无疑是小巫见大巫。

黄日昇说道:“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非常重视中国市场。不过,马来西亚业者要进入中国市场的难度是非常大的,因为那里的竞争非常激烈,甚至存在恶性竞争的情况。”

然而,这并非表示马来西亚业者无机可图。首先,、马来西亚较低成本的人工和原材料对中国家具制造商仍然具有优势,这间接提高了一些中国家具零售商寻求外包的机率。而目前马币的弱势也提高了马来西亚供应商的竞争力。“所以,马来西亚应捉住这珍贵的机会,以推动和促进家具出口额。”黄日昇说道。

城市化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黄日昇指出:中国正经历城市化,加快了三、四线城市的发展,这对提高中层阶级的家具需求量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城市化是家具需求的主要驱动力。”黄日昇如此说道。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启动了“一带一路”战略,以加强中国与亚洲国家之间的联系。作为“21世界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黄日昇认为,本地企业可以考虑和中国商家建立精明伙伴(smart partnership)关系,即采用中国商家的设计,在马来西亚从事生产,随后将产品运输到中国,并由中方负责销售工作。

事实上,马来西亚与广东省在去年签署了《马来西亚—广东木材合作意向》合作备忘录,以建立首个木材策略联盟,通过联盟进行统筹工作,再进军庞大的中国市场。在这项备忘录下,马来西亚木材工业总会及马来西亚木材出口商工会将会扮演整合的角色,协调、集合并统一我国所制造的木材产品,以供应给广东省的庞大需求。合作备忘录的倡议包括建议以大马各项木业产品为生产基地,而广东省作为市场行销管道的木材交易平台;在广东省推广大马木材产品,以及制定统一的规格,以符合广东省对木材贸易要求的规范。

无论如何,机遇与挑战总是并存的。黄日昇指出:“虽然‘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更为广大的贸易机会,但在同一时间,这也会提高对技术工人的需求。”因此,在短期至中期内,马来西亚业者可能需要引入或聘请更多木匠,这将明显提高成本。

另一方面,谈及泛太平伙伴伙伴关系协定,黄日昇认为,由于中国不是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一员,中国可能面临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市场出口国的竞争力,尤其是美国、日本、墨西哥和加拿大四个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国尚未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为了减少一些不利的影响,中国将推进与出口型国家的产业合作,如马来西亚。

“从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生效后,马来西亚出口到日本的胶合板的关税将从目前的 6 至 10% 降至 3 至 5%。在协议生效后的 16 年,进口至日本的胶合板和锯材的关税将得到废除。”

五年大计:朝向目标前进的大蓝图

“从这两年的的情况来看,马来西亚木材产品的出口量处于增长的趋势。其中,家具出口仍然在马来西亚木材和木制品总出口中,占了最大的比重,即从 2014 年的 80 亿 1000 万令吉增长至 91 亿左右。”黄日昇说道。

根据黄日昇指出,只要每年家具出口额能持续增长 13% 左右,马来西亚就有望在 2020 年达成马来西亚木材工业政策所定下的出口目标。为此,马来西亚理事会制定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大蓝图计划,从改革制度、提升竞争力和强化本地企业家等方面着手,以期能达成目标。

那么,马来西亚要在如何保持着原有的市场份额的同时,扩大市场份额呢?在黄日昇看来,培养更多新的本地企业家成了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之一。只有更多新的企业家加入这个行业,同时鼓励本地商家走出国门,才能提高马来西亚家具产品的出口额。

另外,由于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负责推销马来西亚木材工业,因此他们非常强调营销情报系统(Marketing Inteligence),即着重于数据得获取与分享,及时更新,以服务业内人士。

“网页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黄日昇说道。为了强化大马木材理事会网站的功能,理事会将会简化网页,提供多语服务、最新和实用的信息,并聆听业者的意见。

除此之外,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将会在今年引入绩效制(KPI)。在绩效制的要求下,目前身处在世界各地的区域办公室员工在维持原有的工作内容之余,也必须负责招揽生意。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将会根据各区域的实际情况,来要求外驻员工达到指定的目标。

按照传统的商业对接形式,当本地企业与外商洽谈合作时,一旦双方谈不拢,交易就随之“泡汤”。而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因为有政府作为后盾,加之旗下拥有多个属会,如马来西亚木材口商协会(TEAM)、马来西亚木材工业总会(MWIA)、马来西亚木模板及细木业理事会(MWMJC)、马来西亚家具总会(MFC)和马来西亚土著木材与家具企业家协会(PEKA)等,因此在负责推销本地木材工业时,也掌握大量本地业者的信息,可以为寻求商业合作的外商做出推荐。换言之,外商来到对他们感到陌生的马来西亚寻找合作机会和发展空间时,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就可以成为他们与本地业者对接的重要渠道。

为此,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将在吉隆坡民政大厦第 20 楼设立一站式中心,集促销、展示厅、会议室和商业对接的便利。根据黄日昇的介绍,一站式中心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操作。有了这个一站式中心,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就可以更好的扮演“媒人”的角色,推荐本地商家给外商,缀合双方交易。

“举例来说,若有中国商家前来,他们需要大概 50 个货柜的木材,如果跟他们接洽的本地商家只能提供 20 个,这宗生意很可能因此‘泡汤’。但一站式中心就可以提供这些便利,可缀合两家本地企业的力量,与中国商家合作,满足他们的要求,完成交易。”黄日昇解释道。

技术劳工:万丈高楼从地起

近期,马来西亚家具业者面对的其中一项挑战是人力资源的匮乏。因为如此,许多本地业者不敢贸贸然接下订单。根据报道,马来西亚家具总会总会长蔡春才曾表示,马来西亚家具业共缺乏 3 万 5千名外劳,这导致了柔佛 14 家家具商倒闭。

针对这个问题,黄日昇说:“家具业者在生产家具时,不能完全走向机械化。在为产品提供附加价值方面,家具制造商必须依赖拥有熟练技术的劳工进行美化工作。”因此,黄日昇吁请政府应该聆听业者的意见,并为业者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以确保家具业能够稳定发展。

另外,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将委任一名特别专员,负责收集业者所面的问题和意见,然后每 3 个月做出一次探讨,及时向当局反映业者面对的困难,以期长期和及时的解决外劳不足的问题。在黄日昇看来,聘请外劳也并非能长远的解决员工短缺的问题。“要将一名外劳培训成为熟练的员工需要一定的时日,而外劳又因为受到签证的限制,不能长期的逗留在我国服务。一旦签证到期以后,昔日的辛苦培养便付诸东流。因此,培养本地员工服务家具业才是长远之计。”黄日昇说道。

为此,在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的积极推动下,马来西亚家具总会、拉曼技职学院(VTAR)及人力资源技术发展局联合举办家具制造培训课程,以为本地业者培养具有马来西亚技能文凭第 3级(SMK3)的熟练技术员工。黄日升希望通过这项课程,可以培育出更多主管级员工和家具设计师。这项计划也依据家具业对员工的需求而做出规划,并确保学员在结业后,可以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除此之外,学员也将获得住宿、交通和津贴。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