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六月 22nd, 2017

马华“一带一路”常务副执行主席拿督林恒毅: 热情与创新 迎接“一带一路”倡议

文 / 本刊记者 王康玮

 

前言

2013 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所谓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种经济合作的概念,属于跨国经济带。在这个倡议之下, 贸易畅通成为了主要内涵之一。

马来西亚是“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对于中国提出的这项倡议,深表欢迎。作为东盟当中最受瞩目的的国家,马来西亚也被誉为是中企入驻东盟,辐射东盟的最佳平台。这除了因为马来西亚是东盟国家中率先与中国建交以外,中国更是马来西亚的多年以来的最大贸易伙伴国。过去数年来,马来西亚更是连续成为中国在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马来西亚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稳定的政治环境和多元文化的社会,无不让中企趋之若鹜。

当马来西亚企业家遇上“一带一路”,他们的思维和态度值得探讨与深思,如何利用“一带一路”走入中国、如何迎接“一带一路”大批中企下东盟的巨大商机,《中国东盟商界》杂志专访了马华“一带一路”常务副执行主席拿督林恒毅及海欧集团董事经理陈景岗,一位是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的引路人,一位是“一带一路”先行者的企业先锋,聆听他们分享与洽谈,马来西亚企业如何在“一带一路”的机遇中,如何寻找商机,开拓业务,做强做大。

拿督林恒毅以自身的环绿棕合有限公司的成功经验作为出发点,讲述了环绿棕合如何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并利用公司的优势所在,与实力雄厚的中国亿利资源公司合作,布局中国市场。他在专访中更向马来西亚中小企业谏言 ,要顺利搭上“一带一路”列车,中小企业必须先去除“三病”,并以企业家的热忱和自身优势所在,方能水到渠成。

另一方面,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先行者,海鸥集团从最初经营中国货的小商品,经过逾 40 多年的努力,已晋升为市值数亿令吉的上市公司。海鸥集团在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接轨中,堪称引领着示范作用。如今,海鸥集团已经来到第二代传人陈景岗接班,更显得热忱奔放和雄心勃勃。陈景岗希望在与“一带一路”倡议的良好接轨上,进一步开拓海鸥的品牌发展,迈向更深更广的领域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其中在贸易畅通方面,更是重点推动新兴产业合作,按照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原则,促进沿线国家加强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的深入合作,推动建立创业投资合作机制。

凭着全球首创的生物燃料技術,环绿棕合有限公司创办人拿督林恒毅看中了“一带一路”倡议中所蕴藏的无限商机,积极利用中方提供的各种商业对接平台,寻找长期合作伙伴。最终皇天不负苦心人,在与上百家企业见面和开了上百次会议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千亿产值的中国亿利资源公司 ,与之展开合作,将其公司生产的生物燃料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中国,为公司的未来的发展提供强而有力的保障。据了解,环绿综合每月出口至中国的原材料达数百个标箱,价值约3000 万令吉。

独特竞争优势:借力打力

在拿督林恒毅看来,本地企业要搭上“一带一路”的列车,就必须找到属于自己企业的独特竞争优势(Unique Selling Point),否则就很难走出去。以他自身经营的环绿综合有限公司为例,他的企业强点是拥有源源不断的原材料。

环绿综合有限公司主要将棕榈成熟后,果实从茎上分离的空果串,制成可以发出热值的生物炭。这些棕油果实废料在经过加工后,还可以转换成纤维材料,并出口至中国。中国企业就会利用这些材料制成床垫和汽车沙发的内层。拿督林恒毅说,环绿综合有90 % 的产品是出口到中国。

作为马来西亚一家新能源企业,该公司也与千亿产值的中国亿利资源公司开展绿化工程。每逢六七月份左右,北京会面对沙尘暴的威胁。其源头来自于内蒙古的库布其沙漠。为此,环绿综合与亿利资源在马来西亚合资设厂,将纤维材料运到中国,并在当地加工,制成生态垫(eco map ),用作治沙工程 ,防止风沙吹入北京,并取得显著的成果。

拿督林恒毅表示,一般上,马来西亚的企业很少会有与中企开展如此合作的机会,这全是“一带一路”所提供的机遇所赐。他相信,凭着这项计划,中国企业至少在未来 10 年必须跟环绿综合取得原材料。如此一来,公司的营运和收入就获得保障。据悉,环绿综合每月运送至中国的标箱数百个。

他指出,该公司熟悉本地的绿化工程和再生能源项目,这是公司的强项所在,同时也拥有四张再生能源的发电执照。但是,一个再生能源的发电厂投资金额就高达上亿令吉,一般的中型公司根本不可能具备如此雄厚的财力。而绿色能源作为“一带一路”的重点对接项目,他们就可以对接到像亿利资源这样财力雄厚的公司,共谋联营发展。不过,馅饼不是天掉下来的。为了找到适合的合作伙伴,拿督林恒毅见过了上百人,开过了上百个会议之后,才能如愿以偿。

众所周知,中国煤炭储存量非常丰富,基于煤炭是最便宜和最快的取暖手段,中国人在冬天时,便利用煤炭来达到取暖的目的。不过,这也加剧了当地的雾霾问题。而使用环绿综合有限公司生产的生物质燃料就可以减少相关问题的发生,唯当中需牵涉到锅炉的改造。他认为,公司接下来可以考虑与中国企业合作,为他们改造锅炉,并长期提供所需要的生物质燃料,以进一步拓展市场。他深信中方会欢迎这项建议。

另一方面,在“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走出去”的政策下,中资为了开拓东盟的新兴市场,愿意给予合作方许多方便,这包括 30 天乃至 90 天的付款通融。拿督林恒毅更说,商机不会白白的来到面前,企业家更应该灵活多变的利用现有的政策以打造商机。

提及马来西亚的再生能源企业,政府的一些政策确实造成了本地的自然资源流失,而且利益并没有得到最大化。他以木材业为例。原木出口可能只让业者赚到一令吉微薄利润,但是第三方则在进口马来西亚原木的基础上进行加工,然后以十倍的价格出售到欧美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为何本地企业只赚那一块钱,而不把另外的九块钱也囊括其中呢?说白了,这其实牵涉到本地企业再投资的意愿。事实上,只要这些业者能够搭上“一带一路”的资金融通的列车,就有机会与中方的大型家具业和上市公司展开合作。“中资看重的是本地企业的资源。这样我们可以将它们引进马来西亚,从事深加工。”

拿督林恒毅指出,在再生能源方面,首相纳吉曾经在国家减排会议上承诺,我国的碳排放量必须恢复至 1986 年以前的水平。因此,政府必须给予再生能源行业更大的推动力和优惠予本地企业,以鼓励他们在这方面有所作为。另外,政府在没有预算的情况下,对于使用超过一定用电量的住户给予额外的收费。事实上,这些额外的收费是当局用来补贴再生能源。

在访谈时,拿督林恒毅也不断强调产地销,销地产的概念。换言之,业者必须在生产物品的地方做销售,在销售的地方从事生产。

“一带一路”,人人都可搭上的列车

对于一般中小企业而言,“一带一路”可能只是让马来西亚和中国在政府和官联企业层面上受惠的一项倡议。然而这也是马华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常务副执行主席拿督林恒毅而言,这个观点说对也不是,不对也不是。这是因为贸易畅通属于“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五通”之一。所谓的贸易畅通,不仅包括对外贸易,还包括投资合作,而且它并不局限于政府层面,任何中小企业只要有意愿、有能力或有条件,都可以搭上这趟经济列车,做好做大。

为了更进一步说明问题,拿督林恒毅以他曾经率领逾千名代表团参展博览会为例,指出中方在给予马来西亚商会的优惠是相当丰厚的,这包括免参展费,免住宿费和提供晚宴招待。这些都实实在在帮助了马来西亚中小企业营造良好的经商环境。至于采购商,也可以获得三天两夜至四天三夜的住宿招待,并提供企业对接环节。因此,中小企业是绝对可以搭上“一带一路”列车的。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成功打入中国市场者少则数百家,多则上千家。拿督林恒毅也特别分享了一个了例子。“我见过几个年轻的马来企业家,他们将马来西亚的传统特色酱料如咖哩、叁巴(Sambal)和亚叁(Asam)包装并通过中国的展览会推销,获得市场的良好反应。他们甚至直接找到区域性的代理。”其中的要诀无非是企业家本身积极主动的意愿,同时不要奢望别人主动上门来。

除“三病”,迎商机

在拿督林恒毅看来,虽然“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中小企业做大的机遇,但是本地企业有“三病”是需要纠正的。首先,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安于现状,敏感度不足,他们并没有为“一带一路”做好准备。对于一般的传统企业来说,他们认为只要努力维持现有的事业即可,更遑论在产品和商业模式上注入创意。

他提到,马来西亚的中小企业对于诸如“一带一路”倡议很多时候是后知后觉。事实上,早在 RCEP、“一带一路”和TPP 之前,就有其他协议的存在。然而,到底有多少人看重这些协议的市场呢?他以本身的经验为例,有一次,他到吉兰丹给当地的华人企业做讲解。有人问道,吉兰丹只有区区 3 万左右的华裔人口,市场狭小,要如何搭上这些协议的列车呢 ?拿督林恒毅认为,这个企业家眼里只看到 3 万华裔的市场 ,连吉兰丹的市场也没看到,更遑论马来西亚的 3000 万人口乃至东盟有 6 亿人口的市场了。换句话说,是业者局限了自己的眼光。

根据拿督林恒毅的观察,虽然马来西亚中小企业的中生代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意识很低。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们对这个倡议缺乏认知,只是他们更倾向于安于现状,不愿意做出任何积极的改变。追根究底,这与缺乏企业家该有的热忱不无关系。

拿督林恒毅认为,身处 21 世纪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背景下,一个企业家必须自我提升至科技企业家(techno-entrepreneurs)。这意味着企业家不应该固步自封,反而应该具备创新的精神,并且具有自我意识和对自身耕耘的行业有所热忱。

“如果中生代企业家能够在短时间内转型至科技企业家,这就可以为他们的企业打下良好的基础。他们更可以由此出发,接轨“一带一路”倡议,建设一个更大的发展平台。可以这么说,中生代必须要有自我定位,否则就会失去方向。”

他奉劝本地企业要有勇于开拓新市场的精神同时切莫沿用旧有的经验和模式。如果一个企业家决定了要开拓新市场,则必须注重落地调研工作,不能只是遥控。落地调研的好处就是可以实实在在的了解当地市场,并应该凭请对的当地人做对的事情。

他表示,一般企业很短视。他们在开发新市场时,认为只要能省则省,所以只是到了新市场调查一两次,或者听当地朋友的介绍就仓促做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两三年后惨败而归去。另一方面,很多中生代企业家虽然子承父业,但他们未必对先辈所经营的事业有所热忱,也未必与他们所学习的专业相符。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因为大环境的关系,所以才顺势接班。等到中年以后,他们才发现,原来一切并非他们所希冀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继续埋头苦干,终究只能平平无奇。

另外一“病”则是,一般的中小企业在获利之后并没有将资金投入研发,反而更注重于个人的享受。因此在企业创新方面,裹足不前。最后,中小企业在缴税方面通常会有两本帐目,一本是呈交给政府,另一本是留给自己看。更有人戏言,第三本帐目是给妻子看得。由此可知,中小企业处处琢磨如何节省成本开销,但问题是,一家企业赚了钱却不缴税,从银行的角度而言,就是没赚钱。如此一来,这些企业要如何取得银行的信任,获得融资贷款,进一步做强做大呢?

总的来说,很多中生代企业对于“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得相当保守,同时有者也在不断的观望,不知要如何踏出第一步 。他们在与“一带一路”的接轨中们缺乏贵人或一套制度相助。拿督林恒毅表示,一旦有一个商会牵头,绝对是和大势相符。而马华“一带一路”中心(前称“一带一路”东盟信心策略中心)“一带一路”企业认证的项目的就是要帮助企业走出去。

中企来马,需互惠互利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前,不少来自中国的央企已经选择落户马来西亚。自倡议提出三年多以来,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更多的央企和国企陆续走入马来西亚。今天,只要环顾吉隆坡会展中心周边,不难发现有许多发展项目正由中国的公司承建。这是“一带一路”倡议至于马来西亚发展的最佳证明。

不过,拿督林恒毅发现,马来西亚在引进中资方面,尚有值得改善的地方,以便能使得马来西亚人民得到最大的受惠 。他建议,政府必须在这方面加强条例,禁止中企把零加价值的事物也一起带进来,这包括办公室用品、砂砖和水泥等。事实上,这些物品均可以在马来西亚取得。至于建筑工人的聘请,他说,马来西亚的建筑行业本来就依赖外劳,因此,中企是否引进中国的建筑工人,这其实影响不大。

“我们在乎的是,中企是否雇佣本地的管理人才、机电工程师、工料测量师、质量管理工程师等。” 在林恒毅看来,中企并不能完全依赖外国的专才,这是因为本地的专才更了解本地的办事文化,能有效的与相关部门沟通。从积极的角度来看,只要中企愿意来马来西亚从事承建项目,本地公司就会受惠。毕竟从中企落户注册公司、到会计服务和审查方面,都需要雇佣本地人才。另一方面,一个工程的承建所牵涉到的可能是上百个的合约,其中更有许多非直接的利惠。他表示,政府已经意识到相关问题的存在,本地华资和土著企业也已经向政府表达了他们的看法。

马华“一带一路”中心简介

马华“一带一路”中心是一所综合经贸研究、信息分享、企业咨询与商业对接服务的一站式中心,是马华对华事务委员会的直属单位。它是马华推动马中经贸投资与商业对接,以及推广马中“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渠道之一。

马华“一带一路”中心也是马中官方认可的单位,并获得本地社团商会的支持与配合。本中心也与两国政府单位、民间商会、大学和智库进行战略合作,携手共进,推动马中“一带一路”的研究、推广与实质商业对接工作。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