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二月 3rd, 2019

数码解决方案有助提升女性职场角色

数码经济在亚洲迅速扩张,在全球生产力令人失望之际,数码经济促进了成长与经济机会。那么数码经济对妇女就业带来怎样的机会?

2000年至2016年之间,亚洲国家互联网使用者人数从人口的6%增至54%。其中很大的因素是因为流动电话的使用普遍化,从2000年的每100人只有13名使用者,增加至2016年,每100人有129个使用者。与此同时,整个区域的妇女就业率增加,从2000年的45%增至2016年的46.9%。

或许这个现象并不意外,我们发现互联网的使用与妇女就业有着正面的关系。事实上,我们保守估计,2000年至2016年亚洲妇女就业与互联网使用率数据相等。不过,这成绩也不一定是因为互联网使用者增加所导致。只能说,互联网使用者增加是躯使女性投身职场的部分因素。

比较正式针对互联网与妇女就业的正式评估还需要一个变数,针对互联网使用率大增不会影响女性就业。

例如,一些监管互联网与传统媒体,尤其是政治与反社会言论的国家,并没有限制妇女就业。相较于对互联网没有监控的国家作为变数,相反的,监管传统媒体的国家,比较上,导致互联网使用更呈正面,并没有与妇女就业有直接的关系。分别采用“监控互联网国家”与“获取海外资讯”,也就是通过海外报章与电视频道的数据,我们的研究确定了妇女就业与外界产生的互联网使用有着明显的正面关系,至少这现象从2008年开始。事实上,我们采用这方法找到妇女就业与互联网使用更强及正面的结果。我们找出的成绩也提出间接的证据,亚洲不干预互联网资讯流通的国家,伴随着有更高的妇女就业率。

互联网使用量增加,促进了跨境的知识与科技传播,从中提高生产力。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高收入国的互联网使用率每增长10个百分点,将增加国内生产总值0.77百分点,中低收入国则达到1.12百分点。

2000年至2016年,亚洲国家的互联网使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达47.7%。同时也带来成果与生产力,包括社会对妇女就业的态度转变,增加女性员工的需求,为妇女就业带来贡献。

随着该区域流动电话使用的普及,降低了获取资讯与转账的成本,降低转账与金融服务的费用,改善信贷获取,帮助女性更易协调他们的工作与家庭生活。

自动化与手艺为基础的工艺带来的改变,增加对“脑力”的需求多于“体力”,有助于妇女就业及缩小薪资的差距。在经济发展方面,互联网使用的增加,让妇女能使用远程上班和更具伸缩性的工作安排,同时减少家中无所是事的时间。

我们发现互联网使用与妇女就业有着正面关系的成果,能够为政策制定者提供重要的见解。

正在进行的电子商务谈判和其他相关谈判,可提供重要的两性平等、关系贸易政策。例如,区或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电子商务章节与世界贸易组织谈到关于电子商务的领域时,应改善妇女的经济赋权,以便建立在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上的电子商务章节上。

同样重要的是,要注重网络安全;接洽各个利益方进行互联网的管理;采用国际标准作为数码经济;保持免费与开放的互联网。如果妇女能够在数码经济中得到公平的参与,政策制定者必须确保这领域对妇女是安全的,无论在线上或离线都要确保他们的人权受保障。

政策执定者应把性别观点置于国家数码战略的中心位置,执行改善女性有效进入数码衔接与技能的政策。妇女需要通过使用者或人民为中心的程序,贡献这项政策的设计与执行。改善按性别分列的信息通讯技术数据,有助政策制定者可通过性别的视角制定出有根据的数码政策设计与评估。

最后,我们必须克服各国阻挠女性就业的因素,包括文化、宗教和其他价值观。要解决区域间的数码鸿沟挑战并不能单单提供平等的进入数码工艺与技能。还需要改变社群对妇女在数码经济中扮演角色的态度。

Timothy Watson 是澳洲国立大学Crawford公共政策系Sir Roland Wilson学者, 是澳洲总理与内阁经济部的政策顾问。

Michael Corliss 是堪培拉大学劳工市场研究所的研究员,也是澳洲国立大学税务与转移政策研究院的客座研究员。

Michelle Le 是澳洲国立大学经济研究系的经济学硕士研究生。

以上文章于2018年在澳洲劳动经济刊发表,来自作者们的研究,题为“印度太平洋区域的数码化与妇女就业”。本文摘自最近在《东亚论季刊》发表的“投资女性”文章。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