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七月 17th, 2017

想要生产“爆款”电子游戏, 马来西亚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专访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发展机构 MyGameDev 主席 陈振益

 

 

文/ 本刊记者 李易之

 

电子游戏产业正在为全球经济创造越来越多的价值。截至2016 年全球电子游戏产业规模已超过860~880 亿美元,预计到2019 年将增长至1180 亿美元;东南亚地区的规模更将翻一番,达到约24 亿美元左右。

从20 世纪90 年代中期开始,马来西亚就在全球电子游戏产业链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其发展拥有十分广阔的前景。然而在一部分业内人士看来,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近年来的增长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水准。

马来西亚伯乐学院(KDU University College)下属电脑科学与创意媒体学院(School of Computing and Creative Media)的教学楼干净整洁,走进大门就能看见大厅内陈列着许多由该学院的学生设计的动漫服装、游戏道具,浓厚的文化氛围扑面而来。

在一层的活动大厅人来人往,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讨论着。其中一间会客室内,本刊记者见到了电脑科学与创意媒体学院院长、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发展机构MyGameDev主席陈振益(Tan Chin Ike)。陈振益结合自己作为业内人士所具备的丰富例证,就如何加速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增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陈振益表示,一款游戏要成为爆款,一个地区要实现游戏产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开发商对于时机的把握、经验的积累以及对风险的把控。为实现这个目标,人才的培养至关重要。

 

为何游戏开发商喜爱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是发展中国家中电子游戏产业起步较早的国家之一。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马来西亚就已经参与到了这个全球产业链中,向欧美、日本等地区的游戏开发商提供内容制作的外包服务,在全球电子游戏开发的产业链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以画面制作为例,《尘埃2》、《超级房车赛》等赛车类游戏80~90%的图像都是在马来西亚完成的;《星际争霸》重置版除了用户界面外的全部内容均由马来西亚的团队制作。而《最终幻想15》的马来西亚籍首席设计师万·哈兹米尔(Wan Hazmer),更是把马来西亚传统美食,如椰浆饭、烤饼等加入了一些游戏场景中。

在电子游戏产业发展的过程中,马来西亚也成为了全球电子游戏开发商争相投资的热土。据悉,马来西亚现有的电子游戏相关企业数量已经达到了50家以上。

“马来西亚对于电子游戏厂商来说,是一个非常适合投资兴业的地方。”在陈振益看来,马来西亚人的英语水平不成问题,环境相对安全,基础设施状况良好,人才的经验也比较丰富,企业的投资成本低,这些都是电子游戏相关企业投资马来西亚的重要利好。

以东盟目前唯一的发达国家新加坡作对比,美元对新加坡元的汇率已经接近1:1.4,而马来西亚令吉比新加坡元便宜得多,大约为1:4。“以美元结算且相同投入的情况下,企业如果前往新加坡开设分部进行投资,相对而言成本就会比较高。”

陈振益进一步强调了电子游戏开发商投资马来西亚的原因,“诚然,我们的成本与印尼或者越南相比是偏高的,但与这些东盟国家相比,我们的基础设施优势则略胜一筹。”

因此陈振益认为,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的的未来十分值得期待。“只要海外电子游戏企业仍然需要马来西亚参与游戏的开发,马来西亚的这个产业就一定会增长。”他说道。

 

人才供应不足,电子游戏产业发展放缓

 

尽管存在众多有利条件,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在东盟内部的排名,却没能如人们预期般出现快速增长,甚至出现了下滑的迹象。据陈振益介绍,在2013年,马来西亚在该产业内的排名曾下滑至东盟国家中的第4名。

陈振益认为,人才资源短缺是目前制约着马来西亚电子游戏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当人才匮乏的时候,发展就会受限;发展受限的时候,人们就找不到机会,于是人们就会离开这个国家。这将成为一个恶性循环。其他行业也是如此。”

就在几天前,陈振益方才与马来西亚最顶尖的游戏公司之一Lemonsky的首席执行官(CEO)进行了交流。“他对我说,如果自己手下的团队人数能再多一倍就好了,因为他想从海外引进更多的项目。但由于人才数量的掣肘,这个目标变得难以实现。”陈振益说道,“我还听说,一些企业为应届毕业生开出了3000林吉特(约合4783元人民币)的月薪条件,这样的条件对毕业生来说是相当不错的。”

在陈振益看来,今天社会对电子游戏产业的不理解,或许是遏制了人才向电子游戏产业流入的重要原因。

“我与很多才华横溢的马来西亚年轻人交谈过,他们的游戏制作水平很高,而且十分愿意在这门技术上继续深造,但他们的父母坚持让他们学习其他的专业。这样的年轻人如果能走上自己喜欢的道路、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他们即便不进入相关院校也很容易取得成功。”陈振益回想起自己的工作经历,向本刊记者表示。

在马来西亚,医疗、律师、工程师、会计等均是被不少人视为“有前途”的行业。如果自己的孩子能够获得这样一份体面的工作,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孩子自身的成功,为人父母者也会因此感到十分自豪。

不过这些行业也许并不是中学毕业生唯一可以选择的人生道路。“在任何行业,无论是工程师、会计还是商人,如果你能做到优秀,那么前景就没有问题。归根结底,你能拿到多少报酬不仅仅取决于你所在的行业,而更多取决于你是否是一个优秀的工作者。”陈振益说道。

为加速人才培养以推进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的人才培养,包括政府在内的多个方面,均采取了积极的行动。

由马来西亚政府组建的马来西亚数位发展机构(MDEC)现正在全力推进电子游戏产业的发展进程。该机构成立于1996年,是实现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

该机构积极吸引海外电子科技企业前来马来西亚投资,同时为电子游戏产业相关院校的学生提供服务,其中包括邀请海外知名人士到马来西亚开展讲座和技能培训班,以及为学生提供实习和就业信息等。

而陈振益负责的MyGameDev则肩负着向社会推介电子游戏产业的重要责任。“MDEC负责电子游戏产业的建设,而MyGameDev则负责确保产业的建设过程中,能够获得足够的人才资源。”陈振益这样介绍两者之间的分工。“具体来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向马来西亚社会介绍全球电子游戏产业,以及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的发展现状,让他们知道这个行业的机遇,和马来西亚现有的电子游戏公司等。”

据本刊记者了解,MyGameDev是马来西亚政府“入口点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的部分,也是教育产业中的国民经济重点领域(NKA),在绩效方面需要向马来西亚高教部(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负责。

 

本地人才or海外人才

 

从海外引进人才,同样不失为加速人才资源积累的一种有效策略。在新加坡,法国著名游戏开发商育碧(Ubisoft)的新加坡分公司就是长期通过雇佣外国技术人员,来完成了大量游戏内容生产的。马来西亚籍员工在该公司的占比层一度达到20%左右,而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印尼、越南等国人才加入该公司。

陈振益对这一观点不完全认同,他以在马来西亚聘请英国技术人员为例,为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聘请一位英国的技术人员需要2000~3000英镑的月薪,这笔钱换算成林吉特就是大约1.5万林吉特。用这笔钱,可以在马来西亚以3000林吉特的月薪聘请5个拥有1~2年从业经验的设计师,这样的薪资在马来西亚也能称得上体面;即便是聘用拥有7年以上从业经验的设计师,也只需要7000林吉特。”

一个英国员工的工资,在马来西亚可以聘请几倍的人手。由此可见,在理想情况下,马来西亚等发展中国家的本地企业聘请本地员工,可以为自身带来更低的成本。

“我们的目的是想要降低承包服务的成本,聘用海外人才却反其道而为之。这就是我们希望在本地,甚至印尼等东盟国家寻找人才的原因。然而现实的状况是,即便在其他的东盟国家,电子游戏开发商同样难以找到相应的人才。”陈振益这样说道。

 

电子游戏的成功=经验的积累+良好的机遇

 

如今的马来西亚电子游戏产业,除了为国外的游戏开发商提供外包服务之外,也生产出了数量和质量都很可观的本土电子游戏。

以手机游戏为例,马来西亚本土的游戏开发商,例如Kurechii、Appxplore等,目前已具备一定的市场竞争力。其中,Appxplore制作的一些手游,如《河蟹战争(Crab War)》、《拯救外星人洞穴(Alien Hive)》等,已经积累了100~200万的下载量,其中的部分产品甚至在中国的某手机应用市场上获得了高至5星的人均评分。

不过陈振益同时也表示,马来西亚的本土电子游戏产业还没有达到足以酝酿出“成功”的高度。“我们的本土电子游戏产业还没有诞生出第二款‘《愤怒的小鸟》’。”陈振益解释道,“尽管我们有许多游戏开发商正在制作手机游戏,但马来西亚的电子游戏产业还没有生产出一个爆款的专利,没有迎来一个关键的拐点。”

《愤怒的小鸟》被美国时政杂志《新闻周刊》评为全球首款取得真正可谓成功的手机游戏。但有趣的是,这款游戏本身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创意。“要知道,这种类型的游戏并非首创。他们所做的不过是在前作基础上,对画面、剧情等进行简单的改进。但其结果就是大量的玩家为之疯狂。”

然而很少人知道的是,在制作出这一爆款游戏之前,其开发公司Rovio已经推出了50款以上的游戏,但都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甚至公司本身也一度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款游戏刚推出的时候,适逢应用商店(Appstore)刚刚起步、手机游戏市场仍未像今天一样‘人满为患’。”这一点或许正是《愤怒的小鸟》与同类型的前作最大的不同之处。“可以说,一款游戏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要取决于开发商对于时机的把握、经验的积累以及对风险的把控。”

陈振益在采访的最后说道:“我们需要在马来西亚的所有相关企业、人才进行足够多的工作、完成大量经验的积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天,他们之中的某一些人一定就能在量变的基础上向质变跨越,也制作出一个游戏的爆款。当然,这是‘有一天’的事了。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