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一月 22nd, 2019

建造更美好的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倡议早在2013年提出,时至今日,已有93个国家已正式支持这项倡议,共占世界人口65%。

一带一路的主要目标是要在经济和策略上使中国与国际更好的连接起来,以便形成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体系。然而这项倡议在推行5年后,仍存在许多重大问题。

从2013年开始的7个走廊,一带一路至今已扩展至11个走廊。主要专注在5大支柱,包括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它不是一个援助项目,而是通过优惠融资开展工作。换句话说,一带一路是一系列的贷款,不是免费的午餐。这些商业贷款令借债国的债务明显增加,最引起争议的是斯里兰卡,他们于2008年至2017年共向中国借贷73亿美元。

根据新兴市场研究所(Emerging Market Institute)的研究,数家中资银行在2015至2017年期间,为一带一路走廊的国家提供超过4000亿美元的贷款。单是中国政府资助的中国开发银行在2017年中就已发出1700亿美元贷款给海外国家。同样的,中国进出口银行也在2018年发出1300亿美元国外贷款。

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已建设世界交通网络的基础,创设区域与跨大陆的基础设施网络。这回收了中国大量盈余,甚至降低他们国内过剩原料,例如水泥和钢铁。这项倡议原先为了减低运输成本的目标,特别是邻近内陆国家,但这方面的表现还是参差不齐。虽然中亚地区已扩大了跨境的基础设施,但其他一带一路的伙伴未见有同样的进展。

于2014年和2017年之间, 中国投资在一带一路的发展计划达到3400亿美元。大部分专注于传统的“ 丝绸之路” 。许多贷款的发出都采取了宽松的偿还期限。外国直接投资在一带一路计划的融资上, 扮演积极的角色。

不过, 这也证明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放贷给具有倒债风险的国家。金融市场认为这些国家不具信誉而存有巨大风险。

这重点显示它的陷忧。许多国家要求退出一带一路项目或重新谈判所涉及的财务安排,例如马尔代夫、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部份原因大部份计划是以强势手法支撑。中国坚持单一投标合同和主权担保,导致借贷陷困。例如肯尼亚、孟加拉、乌干达和赞比亚等国已采取行动,免被占了便宜。

对一带一路产生怀疑, 主要是这些国家不想失去他们的主权,尤其是因为债务陷困的情况下。这些国家要避免汉班托塔港的历史在他们国家重演,2017年,这个属于斯里兰卡的港口,因为无法支付贷款,只好通过长期租约把港口交给中国当局。

这种风险是很大的。从中国内部的角度,他们像是对一带一路的伙伴国的未来进行一场豪赌。从外人的角度,觉得完全缺乏透明度。无论是大蓝图或项目的中央列表均不能用。同时没有提供官方过去或未来的数据。这些问题因这些国家的政治问题而加剧,因为许多一带一路伙伴国施政能力差,本身缺乏透明度。

不久的未来,世界贸易预计将面临全球减速,一带一路有可能消除不断上升的全球保护主义。最佳的例子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中国可能推出类似的多边体系,通过一带一路,更有效的指示发展中国家和未开发国家的基建的投资。

发展中国家和未开发国家需要互动式的投资,而不是简单的融资,以开发他们的连通性。中国与日本和印度合作将有助于建立南亚的互联互通,关键在于他们必须解决互信问题。无可否认,日本有助提升中国基建品质和项目可行性。

特别需要关注的是贸易便利化、金融合作和数码衔接。包括简化非关税措施、无纸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促进、软基建以及与第四工业革命相关的项目。

随着印度太平洋策略的来临,中国当局应重整一带一路的布局和宏愿。一带一路有潜能改变世界贸易,只要提高其透明度和管理,使之成为充分尊重各国主权和完整领的全球倡议,中国必须证明一带一路是一项互相合作的的计划,而不是中国拥有的项目, 惟有这样, 中国才能解决其信任赤字。

Prabir De 是来自新德里一所智库,发展中国家研究与资讯系统的教授。上述文章纯属作者意见。

文章来源:East Asia Forum
https://www.eastasiaforum.org/2019/04/25/building-abetter-belt-and-road/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