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8th, 2016

巴生港的历史新机遇: 专访首相对华“21 世纪海上丝路”特使兼巴生港务局主席丹斯里江作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文/ 王康玮

2013 年10 月,广西港务集团与IJM 集团签署了《马来西亚关丹港股权转让协议》,正式参股于关丹港建设,为中国企业得以建设和运营方式整体入股东南亚港口,实现“零的突破”。

之后,马中两国在港口合作的筹备工作也紧锣密鼓地展开。2015 年11 月23 日,在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见证下,马中两国的交通部长签署了港口联盟的谅解备忘录。马来西亚的6 个港口与中国10个港口组建马中“港口联盟”,它们分别是巴生港、马六甲、槟城、柔佛、关丹和民都鲁;大连、上海、宁波、钦州、广州、福州、厦门、深圳、海南和太仓。马中港口合作,一片形势大好。

在马来西亚众多货柜港口当中,巴生港名列第一,每年的货柜装卸量持续增长中,去年更达到1188 万箱货柜,相较2014 年成长了8.6%,并预计在2020 年达到1630 万箱货柜,几近饱和。为此,我国政府有意打造巴生第三港口,并鼓励中国参与合资建设。这说明了马来西亚在“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下,主动与中方开展合作的意愿。

巴生港位于马六甲海峡东北部,名列世界货柜港口第12 名,是知名的国际中转港。其策略性的地理位置——位于马六甲海峡,促使巴生港成为远东至欧洲贸易航线的理想停靠港,在航运市场中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其中,航经马六甲海峡的船只有七成至八成的目的地为中国。第三港口的酝酿,使巴生港再次成为马中乃至国际上的焦点。%e8%83%8c%e6%99%af%e5%9b%be

巴生港立足于一个历史性的新起点,肩负起历史性的新机遇和挑战。今后何去何从,备受关注。我国首相对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特使兼巴生港务局主席,也是马中“港口联盟”的发起人之一的丹斯里江作汉就高度评价“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对促进港口业绩的积极作用。

他在接受《中国东盟商界》杂志独家专访时畅谈马中港口合作。他形容,马中港口合作既有竞争亦有机遇,但他相信机遇将大于挑战。未来,巴生港将在稳中求进的局面中,继续做好做大。

“21 世纪海上丝路”:巴生港的机遇

在“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中,港口具有非常重要的节点和枢纽作用。目前,世界上约90% 以上的国际贸易是通过港口物流才得以实现。自东盟和中国启动了自贸区的建设以来,两边的贸易额每年以30% 的速度增长,由此可见海运在现代贸易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月前召开的在东亚港口联盟大会上,丹斯里江作汉就指出,马来西亚和中国建立的马中港口联盟可以构建两国间的海上网络、商贸和旅游的“纽带”。同时,马来西亚港口也能有效地抓住中国“一带一路”等战略机遇,加速港口的发展,而中国港口也可以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两国间港口联盟合作谅解备忘录是马中两国在港口合作领域签订的首个%e6%b1%9f%e4%bd%9c%e6%b1%89%e4%bb%8a%e5%b9%b47%e6%9c%88%e5%87%ba%e5%b8%ad%e5%9c%a8%e4%b8%ad%e5%9b%bd%e5%ae%81%e6%b3%a2%e5%8f%ac%e5%bc%80%e7%9a%84%e7%ac%ac%e4%ba%8c%e5%b1%8a%e6%b5%b7%e4%b8%9d%e6%b8%af合作文件,旨在通过项目合作、人员培训、信息交流、技术支持、提升服务等途径,推动马中重要港口间的广泛合作,共同致力于两国海上互联互通的建设,打造双方乃至整个东盟地区更广阔的互联互通航运网络,进一步提升“丝路”沿线国家间贸易、投资和物流运输便利化水平。江作汉表示,在这项备忘录下,马中两国港口的合作将大于竞争、机遇多于挑战。

今年7 月,在中国宁波所召开的中国- 马来西亚港口联盟第一次会谈中,我国代表团提出了数项建议,即通过港口社群平台交换重要资料,连接双边港务单位及物流业;培训两国港务局人才;在货柜申报核查总重量(VGM)、港口托运时间等方面寻求最佳模式以及联盟成员开展投资合作。

江作汉介绍,这次会谈探讨的课题包括开设新航线和中方到马来西亚港口投资建设等。在培训方面,双方探讨成立培训海洋工业人才的学院,并会跟中国多个训练中心保持联系,共同发展。其他方面尚有科技合作、技术交换和港口操作等。

在全球经济处于不确定的情况下,许多港口都难以保持增长,有者甚至面临吞吐量下滑的局面。然而,从去年迄今的巴生港务局的营运业绩来看,巴生港的业绩节节上升,这与“一带一路”倡议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今年首五个月,巴生港的业绩比往年同期增长12.5%。江作汉预测,只要巴生港在2016 年首半年的业绩超过10%,巴生港的吞吐量就有望在今年的达到1250-1280 万标准箱的目标。

“一带一路”提升了马来西亚港口的知名度,也使得巴生港的设备和优势在中国得到更广泛的认识。正因如此,江作汉近年来了接待了不少来自中国的港口访问团,也同时频密地前往中国展开接洽的工作,加强合作联系。目前,宁波、上海、福州、厦门、广州港,太仓港、北部湾港、深圳港、海口等多个中国港口已与巴生港签署合作协议,缔结友好港。

巴生港位居马来西亚各大港口之首,也是东盟的第二大港。随着位于东海岸、由马中合资扩建关丹港的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不禁让人质疑,在关丹港扩建工程完成后,是否会对巴生港的地位带来威胁?江作汉认为,关丹港的建设并不会与巴生港形成竞争关系。“我参观过了马中关丹产业园,那里的建设发展很不错,并且有广西港务集团参与投资,对提高马中贸易量可以起到催化作用。”

根据江作汉介绍,在东盟经济共同体下,马来西亚的地理位置和东盟国家的关系会给予我国港口更多优势和机会,尤其是在贸易和港口设备的运用上。另一方面,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下,马来西亚可以吸引非成员国将制造业转移到我国,从而增加马来西亚港口的吞吐量,间接性的带动巴生港的经济成长。

 

%e8%83%8c%e6%99%af%e5%9b%be-2巴生港:坐拥地利 后发先至

1963 年7 月1 日,在国会法令条文下,成立了巴生港务局(PKA),并从马来亚铁路管理局(MRA)接管巴生港。如今,巴生港务局所扮演的角色已有所改变,更专注于作为一个贸易促进者、管理者和地主的角色,并负责港口规划、贸易便利、港口促销、环境需求、安全、服务标准和资产管理。同时,巴生港务局业已私营化巴生港的运营服务。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槟城、马六甲和新加坡同属海峡殖民地,是英国于1826 年至1946 年其间所管辖的三个重要港口城市。马六甲作为昔日东西方贸易的交汇点,加上有明朝郑和船队的多次驻节而扬名于世;至于处于马来西亚半岛北部的槟城,则因为属于英国殖民地的重镇,加上有“东方之珠”的美誉而蜚声中外。在这种反差之下,巴生港则显得寂寂无名。这种情况直到马来西亚联邦成立之后,才有所改变。

作为我国首相对华“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特使,江作汉频频访问中国各个港口,在与中方的接洽中,他了解到:虽然巴生港是马来西亚第一大货柜港口,然而其知名度并不如马六甲港口。究其原因,这不外乎与郑和有关。时移势易,如今,巴生港因为紧挨着我国首都与全马最富裕的州属,使得其一跃成为马来西亚的最大港口。

“巴生港拥有百年历史。在此之前,它被称为瑞典咸码头。”江作汉说道。“巴生港是一个天然的深水港,整个巴生谷(即巴生流域,大致上由吉隆坡和雪兰莪州各属镇所组成)都是其腹地。人口优势、毗邻工业区和金融中心等因素使得巴生港蓬勃发展。“另外,由于巴生港与吉隆坡相距仅37 公里。吉隆坡所需的生活用品和工业原料基本都是从巴生港进出。

对于江作汉来说,作为世界第二大货柜港口的新加坡来虽然有其优势所在,但在港口操作等方面,巴生港已属世界级行列,绝对不会比邻国来得逊色。事实上,在成本费用方面,巴生港比新加坡便宜至少30%。巴生港口(西港和北港)货柜装卸量多年来保持一定成长幅度,包括去年达到1188 万箱货柜,相较2014年成长8.6%,今年上半年也和去年同期增加12.2%,预计全年可达至1280 万箱。

稳步前进 展望未来

“我认为,目前对巴生港最重要的是能稳定的提高巴生港的运营业绩,至于港口名次还是其次 。”江作汉说道。一般上,货柜装卸量达至容量限制的88%,港口运作就面对一定压力。而在高峰期间,多艘货船会同时间进入泊位,这时的巴生港额度装卸货柜运作就会承担相当的压力。因此,扩大港口面积或开辟新港口便成了当务之急。江作汉表示,事实上,西港(巴生港的港口之一)正处于扩建中,一旦竣工,预计可将巴生港的容量提高至1600 万箱货柜。%e8%a5%bf%e6%b8%af%e4%b8%bb%e5%bb%ba%e7%ad%91%e4%b8%80%e8%a7%88%e3%80%82

江作汉表示,在寻求合资兴建巴生第三港口方面,合作对象须具有强大融资能力及永续发展港口海运的实力,除了中国,其他如法国、地中海国家等具有融资和海运实力的国家或企业都是潜在的合作对象。“这包括筹资兴建港口基设、注资设立加工厂和提供货柜管理服务等,如此才能进一步带动產值高达数千亿令吉的新港口。”

无论如何,新港口的建设势必耗时耗力。这是因为从港口的建设策划到正式完工启用,需要至少10 年的时间,且涉及方方面面,包括码头的硬体建设、电缆水供、港口附属设施如货运或工厂、交通设施衔接如大道或铁路,这些都需非常仔细的规划和庞大资金投入,江作汉表示。

除此之外,江作汉还透露了巴生港欲发展成为港口城市的计划,以期能在2030 年至2040 年,将巴生港的货柜容量增加至3000 万至4000 万。“我们需要制定一个大蓝图,包括投资商、营运单位、船运公司、港口经营公司,同时这一切还必须与基本设施的发展相互配合。”

另一方面,也是马六甲港务局主席的江作汉认为,马六甲港口具备很高的发展潜能,尤其是作为一个旅游港,可以透过各种旅游配套来发展港口。“每一个港口都有自身发展的计划。我相信槟城港也正积极探索如何更好地发展,如吸引更多来自泰国南部和周围工业区的商家使用槟城港来进出口货柜。”

巴生港简介

巴生港是马来西亚规模最大及指定的装卸中心。它座落在马来西亚最蓬勃发展及繁荣进步的雪兰莪州海岸,占据了世界上最繁忙的商业船运航线——马六甲海峡,兼享国际及国内市场的各种利好因素。巴生港属世界级的港口,拥有最先进的港口设施及便利,可处理任何种类的货物。

巴生港自贸区位于巴生港口,英达岛(Pulau Indah)的巴生港自贸区占地1000 英亩,是综合性的国际货运配发及汇集中心。巴生港务局(PKA)是有关地段的业主,专门负责巴生港自贸区的发展。

作为一家法定机构,巴生港务局负责监督巴生港口的港口设备发展活动。它致力于发展巴生港自贸区,落实巴生港口成为区域性配发中心及商贸与物流中心。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