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3rd, 2017

从短期目标到长期投资 北京城建大马 10 年路 ——专访北京城建集团马来西亚公司董事经理 杨洪林

 

 

文 / 本刊记者 李易之

 

2008 年,刚登陆马来西亚不久的北京城建集团马来西亚公司(简称“北京城建”),成功签署了第一个项目,当时马来西亚还没有走上发展的快车道;而将近 9 年之后的 2017 年,马来西亚成为了投资者青睐的热土,公司也发展成为马来西亚建筑公司中的佼佼者。

“我们将近10年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是中国承包商在马来西亚发展的缩影。对马来西亚的中国承包商而言,北京城建是标杆,是这个市场的拓荒者。”公司董事总经理杨洪林先生在 2017 年年初接受本刊的专访时,对自己所负责的公司做出了如上评价。

杨先生在专访中表示,自己对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他认为,在积极参与国际与地区经济发展与商业合作的过程中,马来西亚将获得十分可观的发展机遇。

 

“背道而驰”,造就成功典范

 

2007—2008 年,即北京城建“走出去”的最初阶段,当时杨洪林先生及其带领的团队面临选择“落脚点”的关键问题。经过对世界多个地区经济发展形势和潜力,以及政府工作效率、信用程度,劳动力供给水平等要素的综合考察评估之后,团队最终确定了迪拜和马来西亚两个地方。

“迪拜乃至中东地区是当时全球发展较快的地方,也是建筑行业最热门的地区之一;而中国前往马来西亚的航班则非常少,经济舱内人少得甚至可以躺着睡觉。”杨洪林先生向本刊记者一边回忆,一边对比道。

在那个时候,仅有很少的中国公司在马来西亚从事建筑行业,而仅有的一些外国建筑公司也相对沉寂。“据我所知,他们在马来西亚的业务正在走下坡路,因为他们将主战场选在了热门的中东地区。”杨洪林先生说。

然而团队最终并没有像许多公司一样,走上开拓中东地区的“阳关道”,而是反其道而为,选择了马来西亚的“独木桥”。在杨洪林先生的描述中,当时中东地区过热的发展势头,反而没有让他嗅到机遇的味道。

“当时通过考察,我们认为马来西亚的发展速度更快,潜力更多一点,风险更小一点,因此在评估时选择这里。”果不其然,2014 年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许多高楼拔地而起,公路变得四通八达,而城市的道路也由于人们的涌入而变得拥挤起来。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堵车就说明当地经济发展越来越好。”杨洪林先生半开玩笑地说,“现在看来,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们自身发展壮大的10年,也是见证了马来西亚经济飞速发展的10年。”

对于未来的规划,杨洪林先生表示,北京城建将积极走出吉隆坡地区,向更多领域进军。“我们未来发展将不仅限于吉隆坡,甚至可能发展到东马地区;我们的产品也不仅仅涵盖建筑领域。事实上我们也在做城市捷运(MRT)的相关项目,我相信北京城建在这方面的能力非常强。”

 

中国承包商,乃至业内的先驱

 

当北京城建刚刚登陆马来西亚这片土地时,这里仍然由本土建筑公司,以及日韩、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公司主导。对于中国建筑公司而言,这里是充满未知的“蓝海”。

“刚来的时候让我的印象很深的是,站在我们第一个项目‘珍珠楼’180 多米高的楼顶上眺望,这边有本土建筑公司怡保工程(IJM) ,那边是外国的许多大公司。”杨洪林先生回忆道。北京城建的到来,为这个市场带来了第一家中国高端项目的总承包商。

珍珠楼工程的成功为公司在吉隆坡市场站稳脚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仅培养了一批管理精英,而且也积累了丰富的市场资源,建立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从这以后,公司便开始快速成长了起来。

“这 10 年我们做了 7—8 项大的工程,主要集中在在吉隆坡、八打灵再也;建筑产品也不仅限于住宅,而是包括了住宅、大型商场、学校、酒店等项目。”杨洪林先生介绍道。

北京城建不仅在“走出去”方面是中国同行在马来西亚的先驱,今天其技术、管理等领域的创新,更是走在当地绝大多数同类企业之前。例如公司的某些重要项目,就采用了一种名为 Bubble Tech 的技术,也就是将塑料球放到混凝土楼板中以减轻建筑的自重。这种建造技术效率更高,而且没有污染。

“Bubble Tech 的技术很多公司不敢用,因为他们怕出事。但我们有这样的信心、能力和担当,能够把技术创新应用在实践当中。”杨洪林先生自豪地表示,“当然,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肉吃,却也要吃不少的苦。”不过对于经历的挫折,他并不以为意。

 

能力越大 责任越大

 

如今,公司也越来越注重自身的社会责任。2015 年马来西亚北部发洪水,公司第一时间就采取了行动,向灾区捐助了 10 万马币。杨洪林先生强调道:“当初是我们主动联络要捐款的。”

他认为,随着公司自身的发展壮大,公司需要关注的不仅限于如何完成工程项目这样的短期目标,更应当关注企业能给社会带来什么的长期目标。“要在这个市场存活下去,必然要对社会负责。”杨洪林先生说道,“如果只是赚钱就走,这和我们的长期目标不一致。”

随着市场和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公司逐渐发现,跨境的往来既有利于自身,也有利于促进本地的发展。在杨洪林先生看来,为本地带来就业和技术交流,是公司能够给当地带来的重要红利之一。

在公司进入马来西亚之后的 10 年时间里,在众多大型项目中有中国人员的参与,更有来自马来西亚本地,甚至也门、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的人才。他们的合力,为项目的落实提供坚实保障。

在这样的合作中,公司为建筑行业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专业人才。“我们什么类型的项目都会做,因此员工在公司锻炼之后,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杨洪林为本刊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段时间,我们曾经聘用了很多外国学生。他们在我们单位实习 2—3 年,回国后便成为了不仅具备理论知识,更有大型项目经验、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

“在人才培养方面,我们确实做了一些贡献。通常,刚毕业的学生能为公司做的贡献,事实上要小于他们犯的错误。尽管这无形中增加了我们的成本,但我们要有开放的心态,容许他们犯错。”杨洪林先生总结道。

此外,公司在吉隆坡的“精英柏威年(ElitePavilion)”项目是马来西亚首个钢结构工程。项目得到了马来西亚建筑行业业界的认可,目前仍会有很多公司的人员前来参观学习。

 

论外来资本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像北京城建这样的外资企业进入马来西亚,对当地基础设施的建设的改善将产生永久性的积极影响。

杨洪林先生认为,如今马来西亚的基础设施已经老旧,跟不上经济发展的要求。例如现在去新加坡,区区 300 公里,就要花费 4—5 个小时。他表示,这样的情况“在今天看来是不应该出现的”。

“我曾经尝试网购。我的包裹花了 20 天才寄到目的地,而且还是我去物流网点自提的;相比之下,中国网购平台京东的同城寄件服务只需 12 小时,阿里巴巴只需 24 小时。”杨洪林先生通过自己的亲身体会向记者举例道,“我们从马来西亚境外进口一批货物,船运只需要 4—5 天就能到达,但港口到目的地的这段路却需要近一周时间。”

资金紧缺,基础设施就无法实现更新换代,经济发展的需求就可能难以满足;而根据杨洪林先生的观点,通过引进外国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正是刺激马来西亚经济增长的一剂“良药”。

在杨洪林先生的观点中,刺激经济发展有两种主要方式,一是通过内需拉动,二是增加供给以推动。而不同于日本等发展过度的发达国家 ,马来西亚的供给侧仍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因此,马来西亚仍然可以采用基础设施建设的方式,加速经济增长。

而对于目前马来西亚部分人士针对外资的顾虑,杨洪林先生认为,外资对于马来西亚而言利大于弊。他表示,我们在顾虑的同时更应该着眼于外资能够为本地带来的收益。

“外资在本地区投入,其不看重自身收益是不可能的。”杨洪林先生直言道,“然而,不说这些外资项目能为本地带来多少就业、支撑多少家庭的生计。要知道,投资所带来的产品是搬不走的,只有本地的人民能够享受这些产品。”

以史为鉴,今天东盟许多国家的铁路网络,正是在英国、法国等国家的资本和技术帮助之下修建完成,并被本地人民沿用至今的;今天中国企业与东盟国家开展的商业合作,更是在互利共赢等平等的原则之下,为企业自身带来收益的同时,也旨在给本地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产品和服务。

“马来西亚在利用外资的同时,创造了就业,也提升了经济。外资落地之后,对整个社会经济运行的效率、发展的速度将产生很大的帮助。马来西亚在如今的区域经济中,更是积极融入东盟共同体、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中国—东盟自贸区等体系。在经济发展方面,马来西亚大有可为。”杨洪林先生表示。

 

 

对马来西亚经济充满信心

 

就像在上一段中所说的那样,在本次专访中,杨洪林先生多次表达了对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信心。他表示,尽管目前马来西亚的货币出现了贬值的现象,但国内生产总值(GDP)等更为直观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目前的经济充满前景。

首先,马来西亚积极吸引外资的做法得到了杨洪林先生的高度评价:“尽管民间出于各种目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但不可否认的是,全球绝大多数国家都在吸引外资,至少在可预见的时间段内,这样的做法利大于弊。”

“其次,我们拿马来西亚的 GDP 增速与周边国家相比,会发现其增速相当可观。例如,2015—2017 年的增速分别是 6.5%、5% 和 5.2%。而与马来西亚相邻的新加坡2%都不到。”在杨洪林先生看来,马来西亚的经济体制和政府有效运行的程度,在全球经济整体呈衰退趋势的大环境下,保障了该国较高的经济增速。

再者,马来西亚政府对于经济发展有相当积极的态度。不论过去在加入 TPP 的过程中,还是一直以来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融入,马来西亚政府都“很聪明和认真地在做事”。

“例如马来西亚是全球 12 个 TPP 成员中第 9 个加入的。在这个过程中,马来西亚必须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而在杨洪林先生看来,马来西亚能够成功加入 TPP,说明该国的政府和民间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中抱持非常积极的态度。

他认为马来西亚如果能够很好地利用“一带一路”南线的发展机遇,将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一带一路”南线指的是“一带一路”框架下,从中国广州经越南、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最终到达新加坡的经济走廊。“我觉得沿着这条线路,只要沿线国家政府配套设施到位,这些国家的经济就会很快跟着发展起来。”杨洪林先生在采访的最后向本刊记者表示。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