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月 16th, 2019

中国 “一带一路”倡议对 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黄可钦 中国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政府数字传播与文化交流中心副研究员

目前,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等重要决议也纳入“一带一路”建设内容。“一带一路”将经济发达的西欧经济圈和经济活跃的东亚经济圈紧密连接起来。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发展中国家对“一带一路”的反应更为积极,而中国作为崛起中的大国有责任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国家。因此深化与发展中国家的战略合作,可以开辟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促进区域合作的互利共赢。

“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区域合作的意义

“ 一带一路” 是新形势下推进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必要途径。2 0 1 8 年中国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1.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 6 . 3 % ,高于同期中国外贸增速3 . 7 个百分点, 占外贸总值的2 7 . 4 % 。其中,中国向沿线国家出口7047.3亿美元,同比增长10.9%;自沿线国家进口5630.7美元,同比增长23.9%。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56.4亿美元,同比增长8.9%,占同期总额的13%。在沿线国家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893.3亿美元,同比增长4.4%,占同期总额的52%。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不断提高,不仅使国内发展水平上升,也促进了全球对外贸易的发展,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

中国与“一带一路” 沿线发展中国家存在较强的互补性,可以实现共赢发展

“一带一路”建设的相关国家要素禀赋各异,比较优势差异明显,互补性很强。 “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发展中国家能源资源富集,拥有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丰富经济资源和战略资源, 如中国主要从沙特、伊朗、俄罗斯、安哥拉等国进口油气资源; 从马来西亚、泰国、越南、非洲赤道国家等进口农作物、热带经济作物及水产品; 从印度、南非、赞比亚等国进口铁矿石、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产品。同时,在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进程中,中国具备了三大优势:庞大的统一市场、完善的供应链体系、互联互通的经验,这使得中国成为推动 “一带一路” 倡议的天然领导核心,能够创造出极强的向心力,构建起辐射全球的供应链网络。目前 “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劳动力充裕,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旺盛,需要在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发展、资金和人力资源等方面寻求对外合作。

在 “一带一路” 倡议下,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不仅仅包括路桥等硬件设施,还有互联网商业的基础设施,这两方面中国都走在了世界前列,成为推动工业化输出的支撑平台,为中国与其他“一带一路” 参与方扩宽了实行多边合作的领域。

“一带一路” 相关发展中国家具有潜在的广阔的市场空间,能够全面促进中国跨国企业发展

近年来,发展中国家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势头,劳动力供给富足,市场呈现出空间广阔且活跃的特征。但是这些国家一般都处于工业化初级阶段,缺乏资金,极大程度地制约国家发展。为解决这一现实问题,各国采取改善投资环境等重大举措,大力吸引外资促进工业化和经济发展。随着人民币国际化,中国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在这些国家开全面、深入的投资,推动有实力的跨国企业发展。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亟待发展。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优势突出,具有极强的竞争力,如中国高铁建设近年来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因此旺盛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给中国带来投资机遇和无限的市场潜能。此外,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吸引了许多发达国家的参与,中国设立了“专项贷款”和投资合作基金直接用于海外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直接提高中国对外投资的发展水平。“一带一路”建设已经与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印尼全球海洋支点发展规划、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经济发展战略、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欧盟欧洲投资计划、埃及苏伊士运河走廊开发计划等实现了对接与合作,并形成了一批标志性项目。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上的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往往采用带资建设,极大的缓解了发展中国家建设资金不足的压力,建设工程保质保量,按期交付,得到合作国家的肯定与赞赏。

加强与 “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合作有利于增强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上的话语权,促进全球治理体制变革

秉持互联互通,共同发展的理念,中国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合作,促进各国发展的同时也增进彼此的了解与信任。中国致力与发展中国家建立共同的资源网络,建构一个经济体,形成合力在全球事务中通力配合,使得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上拥有更多话语权,维护共同的利益。在壮大发展中国家政治力量的同时,提高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充分表达发展中国家的诉求,增加与发达国家谈判筹码,推动实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的全球治理体制。实践证明,作为联合国及多个重要国际组织的成员,中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发展中国家紧密合作,推动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变革,开始改变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政治秩序方面的绝对主导地位,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得到提升。

中国与“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经贸合作障碍

“一带一路”为新时期世界走向共赢带来了中国方案。尽管中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发展中国家经贸合作发展势头良好,但是不同性质、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其具体的战略诉求与优先方向不尽相同,在“一带一路”建设实际推进中,仍然存在着不少制约因素。

部分发展中国家对 “一带一路”尚持观望态度并有一定疑虑

当前, 部分发展中国家仍然对“一带一路”有一定的疑虑,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部分国家认为, 中国已经是超级大国, 不在是发展中国家,其国内经验以至于“一带一路”并不适合自己。但实际上,尽管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但是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2018年中国人均GDP仅9700美元,2017年人均GNI仅7310.28美元,仅为美国的15%,与高收入国家还有较大的差距,甚至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0387.07美元。2017年中国人类发展指数(HDI)0.752,世界排名仅86位。此外中国各地发展严重不均衡,扶贫仍然是当前国家重点任务,科教文卫各个方面仍然相对落后。中国不但是发展中国家,同时也一直把发展中国家当成朋友,3月27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周小川就中国是否还是发展中国家回应道,中国还需帮助许多低收入国家实现发展,从全球贸易体系中收益。而部分发展中国家受舆论影响,担心中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制造‘债务陷阱’、‘搞地区霸权”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国际不稳定因素对中国与 “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经贸合作产生制约

当前世界各国存在许多不稳定因素,英国智库机构认为:西非、北非到东非,可能正在形成一条“ 非洲不稳定弧”,美国战略地图显示,西亚、中亚、南亚、东南亚、北非构成国际不稳定弧。英美国家认为,在不稳定弧上,各种冲突和动荡将频发。这些不稳定因素势必会对 “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合作产生制约。目前,由于区域政局动荡、局部战争、种族冲突,以及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抬头, 中国和 “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经贸合作深受影响,甚至有时被迫中止合作,导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损失巨大。另外,中国与周边国家在主权、领土方面的争端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经贸合作。

中国与 “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合作会受到发达国家一定程度上的阻碍

近几年, 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迅猛,表现出其较强的发展能力和潜力,相比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缓慢的态势,发展中国家的生产能力和市场规模优势突显。这一现象受到发达国家的密切关注。发达国家摆脱经济困境依赖发展中国家的能源、原材料和广阔的市场,新兴经济体的出现无疑会削弱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部分而欧美人士也给“一带一路”各种质疑,声称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特洛伊木马”等。实际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是“一带一路”动了他们的“奶酪”。但这种心态当前也在改变,刚刚结束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意大利总理亲自与会,签署了相关协议, 而德国、英国、法国等欧洲大国,也派出了高级别代表,说明他们也在逐步认识并接受“一带一路”给世界带来的普惠性的机会。

加强中国与 “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经贸合作的对策

虽然中国与“ 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经贸合作存在诸多问题,但是加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合作是各方互利共赢的重要举措,需要我们采取灵活的促进策略,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事制宜,进一步共建“一带一路”。

循序渐进地推动与 “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履行社会责任,协调各方经贸利益

许多发展中国家能源资源富集,但这些发展中国家普遍处于工业化起步阶段,本国开发资源技术能力不足,因此有与外国企业共同开发本国资源的意愿。中国应该引入各方普遍支持的规则标准,尊重各国法律法规,时刻以“淡化政治”和“资源增量共享”为指导原则,充分利用发展中国家企业的优势资源,获得更多的权益。对“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开发应该有重点、有计划地推行。许多发展中国家曾是发达国家的殖民地,发达国家在这些国家和区域仍存在着相当大的控制和影响力。中国企业在与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合作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面临发达国家利益相关方的诸多阻碍。因此,中国前期倡导多边主义,通过双边合作、三方合作、多边合作等各种形式,探讨建立利益共同体,共同开发发展中国家第三方市场。充分利用中国资本和优势,结合发达国家的先进管理理念,积极调动东道国劳动力市场资源,打破贸易壁垒,实现产能国际合作。

加大对 “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的投资

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是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瓶颈。目前,“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普遍高度重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但同时大多存在着巨大资金缺口。中国有着较高的储蓄率和充裕的外汇储备,也具备强大的施工建造能力以及多年来推进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成功经验,如2016 年10 月开通的非洲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和2017 年5 月开通的蒙内铁路(蒙巴萨至内罗毕),被誉为“友谊合作之路”和“繁荣发展之路”,因此中国具有充分参与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开发建设的优势。但在该过程中,要注重培育发展中国家产业“造血”能力,探寻新的增长动能和发展路径,不以牺牲发展中国家环境为代价,要实现可持续发展。

注重培养适应 “一带一路” 发展中国家合作需要的跨文化复合型人才

在规划建设中, 人才培养具有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社会体制、文化习俗、民族语言、宗教、法律各不相同。由于了解“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国情的人才不足,使得合作过程中双方了解不足,增加投资风险。因此亟需根据发展中国家的基本国情培养一批复合型的跨文化人才。这些复合型人才应该具备了解当地文化和风俗习惯 、通晓当地语言、熟知当地法律法规的能力,同时也要具备充足的经贸管理知识和能力,从而为中国企业开拓 “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市场强大的智力支持。 只有了解当地的社会文化、 风俗习惯、民众心态,才能为更好地推动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深化“一带一路”建设。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