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二月 5th, 2016

专访柔佛行政议员拿督郑修强:柔佛 – 亚洲新好望角 中企成柔佛发展的推动力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文/王康玮

近年来,柔佛经济发展势头迅猛。仅制造业而言,柔佛连续三年在吸引国内外投资方面摘下桂冠: 即2013 年的144 亿令吉、2014 年的211亿令吉以及2015 年的311 亿令吉。其过去三年所累积的投资额超过660 亿,一举超越之前10年(2002 年至2012 年)663 亿令吉的吸资总额,取得重大突破。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计算并未将马来西亚伊斯干达经济特区涵盖在内。马来西亚伊斯干达处于柔佛境内、毗邻新加坡的一个经济特区。这个特区自2006 年成立以来,累积的总投资额逾2000 亿令吉。根据发展计划,伊斯干达在2025 年的累积投资额将达到3830 亿令吉。因此,伊斯干达特区堪称在带动柔佛经济发展方面起到了主要催化作用。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在不断地推动柔佛和伊斯干达的发展,为它们注入一股又一股的动力源泉呢?

数据显示,2006 年至今年3 月为止,马来西亚伊斯干达特区的主要投资的前三甲分别来自中国(221.7 亿令吉)、新加坡(165.5 亿令吉)和美国(67.8亿令吉)。显然的,中企在“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政策下,伊斯干达特区成了中企在海外的投资重点之一。其中较为广为人知的包括了碧桂园集团一掷千金,在新山斥资1700 亿令吉开展为期20年的森林城市项目。如今,柔佛士乃国际机场已开通直飞广州的航线。将来,耗资逾500 亿令吉的马新高铁将有三个停靠站设立在柔佛境内;而夹着马来西亚城项目优势的中国中铁集团在与日本、韩国乃至欧美高铁强国的竞逐中,被看高一线夺标。 此外,由中国铁路总公司承建、耗资约71 亿3000 万令吉,从森美兰州金马士至柔佛新山的双轨铁路工程预计将在2020 年竣工。柔佛在这些诸多利好因素的推动下,其潜能有望得到进一步释放。

柔佛,俨然成为马来西亚的一颗耀眼之星。而在这颗闪亮之星冉冉升起的背后,中企成了重要的推动力。

拿督郑修强作为柔佛唯一的华裔行政议员,他是于2013 年接受柔佛苏丹伊布拉欣殿下的委任,出掌柔佛旅游、贸易和消费事务。郑修强在接受《中国东盟商界》专访时,畅谈了中资在推动伊斯干达特区经济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同时也从天时、地利与人和三方面解析柔佛之所以受到投资者亲睐的原因。郑修强在专访中表示,伊斯干达的房市放缓只是过渡期。同时,他也对招标在即的马新高铁项目寄予厚望:借助高铁效应,带动柔佛周边城镇的发展。他还大胆预测,柔佛有望在今年迎来百万中国游客。

碧桂园集团助提高柔佛形象
百万中国游客莅柔佛不是梦

15355723_1455656681141532_6314089456120878282_n

谈及柔佛,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中国发展商碧桂园集团砸下重金,在伊斯干达南部注资约1700 亿令吉发展森林城市项目。而碧桂园集团还在海外大力宣传森林城市,这无形中大大提高了森林城市乃至柔佛的知名度。碧桂园的这个举动也使得疲弱的柔佛房市宛如大旱降甘霖,对伊斯干达起到刺激性的作用。郑修强认为,任何投资柔佛的企业在推销他们的项目和产品时,会间接地提高柔佛的形象,进而让更多人认识到伊斯干达特区。“这样的宣传肯定会带来正面的效果。”郑修强评价道。

“无可否认,在特区的推动之下,柔佛的经济正蓬勃发展,”郑修强说道。同时,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走出去”战略的天时之利,柔佛成功吸引多家中企进驻。郑修强透露,许多中企对于到柔佛发展表示了极大的兴趣,而他每个月几乎都会接见中企,以向他们讲解柔佛的投资环境。

“房地产商房如碧桂园、富力和绿地等;其他的中国投资者如山东岱银纺织、华威等中企都认为:在东南亚,除了新加坡以外,马来西亚的基设是最完善的,而人民的教育水平和通晓三语的优势更是不可多得。”

今年5 月底,柔佛士乃国际机场直航中国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航线正式开通。这是继直飞日惹、万隆、泗水、曼谷、合艾和胡志明之后,士乃国际机场所开通的第七条国际航线。数据显示,柔佛的中国游客从2014 年的逾65 万人增加至去年的79 万人。随着士乃—广州航线的开通,柔佛今年更放眼迎来百万中国游客。

据悉,从外国入境柔佛人次最多的国家分别为新加坡、印尼和中国。根据马来西亚旅游促进局针对酒店住客人数的调查显示,在柔佛逗留与过夜的游客人数从前年的642 万6575 人增加至去年的695 万3327 人,提升了8.2%。这也让柔佛成为全国吸引旅客人数第三多的州属。

天时、地利、人和 三大优势吸引中资

在郑修强看来,柔佛之所以能够连续三年成为全马最受热捧的投资州属,受到中资的青睐,这还可以从地利与人和的角度做出分析。

“柔佛的政治稳定,种族和谐。我们不允许任何破坏种族之间的言论在柔佛出现。”郑修强劈头就点出了柔佛受到外资所亲睐的主要原因。

“在州政府决策方面,柔佛有苏丹依布拉欣殿下所强调的‘柔佛子民’(Bangsa Johor)和州务大臣所追求‘柔佛共识’(Muafakat Johor)。这是非常重要的。”郑修强说道。“毕竟政府的政策要有持续性,不能朝夕令改。投资不是投机,必须给投资者要有信心。”

另一方面,《柔佛经济成长策略大蓝图》是配合中央政府经济转型计划而制定。在此蓝图下,柔州可更趋向经济民主化,让每个区域的发展皆不会遭边缘化。根据郑修强介绍,州政府将依据柔佛十个县所具有的特点和长处做出规划。“我们希望借此提高原产品、农产品和海产品等产品的价值,以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

至于地理%e6%88%90%e9%95%bf%e6%9f%94%e4%bd%9b%e8%93%9d%e5%9b%be上的优势:柔佛是马来西亚的第五州属。它地处西马来西亚的最南端,也是亚洲大陆最南端的所在之处。柔佛拥有着无可比拟的地理优势:东临南中国海,西临马六甲海峡,与印尼苏门隔海相望。从柔佛的这一端望过去,更可目及只有一堤之隔的新加坡。

“柔佛与新加坡保持良好密切的关系,双方相辅相成。新加坡是通往国际大都市的机场,柔佛可以借这个方便之门,乘势而为。另一方面,柔佛拥有四个港口,极大便利了原料的输入和成品的输出,为国际大企业入驻创造有利件。”郑修强说道。

 

依斯干达,不只是房地产

伊斯干达特区自2006 年开始以来,在很大程度上拉动了柔佛的发展。然而,很多人却误以为,伊斯干达只是着力于推动房地产发展。实际上,依斯干达包含9 大行业,即电子与电气、农业和食品加工、金融、教育、医疗保健、创意、物流运输、旅游和石化行业和油脂化学。这些领域对于推动依斯干达的发展更为重要。

“特区的开发已是柔佛的一个转型品牌,大大提高了柔佛的知名度。”郑修强说道。对于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e6%9c%8d%e5%8a%a1%e4%b8%9a-%e5%9b%be
投资发展,柔佛政府非常鼓励投资者前来考察入驻。“在整个规划的九大领域,政府是有宏观的政策,让这些企业相辅相成的。”

另一方面,州政府与伊斯干达特区发展局更积极投入招商引资工作,努力招揽更多有意在柔佛投资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大项目入驻,尤其是第二大投资国新加坡。这些领域包括工业园、教育、医疗和制造工业等。

根据当局所发布的蓝图计划书,特区放眼在2025 年,人口上升到300 万人,国內生產总值达1204 亿2700 万令吉。这意味着,2016 年至2025 年特区国內生產总值平均取得7% 到8% 的成长。

“伊斯干达特区未来10 年是进入第二阶段的发展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Plan ii) ,因此也会更着重于环境管理、社会建设和旅游服务业发展。”郑修强说道。“除此之外,在2025 年来临之际,我们希望伊斯干达特区的国内人均收入达到3 万1100 美元。”截至2014 年为止,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国内人均收入为3 万7648 令吉。

房市放缓,只是过渡期

马来西亚自2014 年开始便遭遇许多不利因素的打击,包括令吉贬值和石油价格暴跌。这也导致了近期的房市出现放缓的迹象。有人担心,伊斯干达特区的经济也会受到影响。在郑修强看来,房市放缓是因为供应与需求之间出现的不匹配所导致,不过他乐观地认为,这只是一段调整期而已。

柔佛连续3 年在国内吸引制造业投资排名第一,取得非常良好的成绩,这肯定能为州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做出贡献,并提供人民更多就业机会,郑修强表示。而制造业的发展也会支持着房产的供应。“所以说,房市放缓只是短期的调整,长期来看是没有问题的。”郑修强乐观地说道。

“目前,一般人之所以会有房屋过剩的印象,这是因为新山市政府已批准大约8 万间的高层住宅建筑。实际上,这8 万间申请批建的单位都不是同一时间建起来的,而是根据各个发展商的时间表分阶段建设”,郑修强娓娓道来。根据郑修强的了解,多个发展商也纷纷对当下房市情况来作出评估,即是否依据原有计划进行抑或做出更改。

“房地产必须由人民扶持。而州政府已定下目标,希望特区能在2025 年时达到300 万人口的目标。但这要如何达到呢?”郑修强说道。“我们不但需要本地人,也需要外国人,包括国际大学生前来。大学城可以在这方面起到辅助的效用。”

郑修强表示,大学城共包含三所国立大学和多所私立大专院校。根据不完全的统计,大学城目前拥有的学生人生逾5 万名。事实上,目前柔佛大学城的院校已不足以应付日渐增多的学生人数。院校扩建活动也不断处于扩建当中。此举不只能够增加人口,也能推进柔佛的经济发展。根据郑修强的介绍,柔佛政府特别重视人才的培养,因为人才是国家前进的先决条件。而柔佛也是全国各州拥有最多大学城的州属,包括巴莪、士古来和巴西古当大学城。“我认为这是非常全面的,州政府通过柔佛教育基金学院(Yayasan Pelajaran Johor),并配合当地天然气提炼中心和清真业的发展,以栽培专业技术人才。”郑修强说道。

马新高铁:以点带面推动柔佛城镇发展

预计在2017 年下半年招标马新高铁项目,只需90 分钟即可横贯来往吉隆坡和新加坡。今年7月份,马新两国已就马新高铁项目签署备忘录。预料马新高铁将在2026 年运行。

至于马新高铁的8 个停靠站点也已获得当局确定。在国内列车方面,除了吉隆坡的马来西亚城、布城、森美兰的芙蓉和马六甲的爱极乐个各有一个停靠站外,柔佛是受惠最多的州属,分别有麻坡巴莪市、峇株巴辖的停靠站和伊斯干达公主城(Iskandar Puteri)作为停靠终站。郑修强更指出,马新高铁在二通道,这停靠终站肯定可以成为发展的催化剂,让各方面的领域都可蓬勃发展。”郑修强如此评价道。

至于马新高铁对于巴莪和峇株巴辖所带来的经济效应,郑修强则更为期待。他说:“高铁项目可以成为连接伊斯干达公主城,与正努力发展为大学城的巴莪的桥梁。” 郑修强说道。“迅速扩大的巴莪大学城区域,将引进更多高等学府的建设,继而刺激各领域的发展。”马新高铁沿途停靠站。柔佛境内沿途的停靠的地方或已做出规划、或已开始工程建设,以配合高铁所带来的发展效应。在郑修强看来,马新高铁项目肯定带动伊斯干达公主城迅速成为一个国际大都会。事实上,这区域本身已列入伊斯干达特区的重要发展计划中,即拥有柔佛行政中心、国际教育城、医疗中心、家庭主题旅游业、JDT 体育城、创意枢纽以及高素质的家居环境。

“交通的便利可以吸引更多人出行,带动周边城镇的发展。伊斯干达公主城也包括了世界级的森林城市和马新第二通道,这停靠终站肯定可以成为发展的催化剂,让各方面的领域都可蓬勃发展。”郑修强如此评价道。

至于马新高铁对于巴莪和峇株巴辖所带来的经济效应,郑修强则更为期待。他说:“高铁项目可以成为连接伊斯干达公主城,与正努力发展为大学城的巴莪的桥梁。” 郑修强说道。“迅速扩大的巴莪大学城区域,将引进更多高等学府的建设,继而刺激各领域的发展。”


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

Far far away,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

Read More